北极光邓锋:上亿捐赠只为精英培育

2017-12-19 22:57:24 来源: 中国慈善家(北京)
0
分享到:
T + -

(原标题:北极光邓锋:上亿捐赠只为精英培育)

邓锋 北极光创投创始人

8月底,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给公司CFO(首席财务官)打了个电话,让他把自己持有的兆易创新股票卖掉,执行捐赠手续。

“你确定吗?”对方很惊讶。

“确定。怎么了?”

“你知道(那些)股票现在值多少钱吗?”

有着“清华血统”的芯片业公司兆易创新去年8月18日在上交所上市,发行价格为23.26元。截至今年10月13日收盘,兆易创新股价为131.18元人民币,总市值265.89亿元。

兆易创新的创始人朱一明是邓锋的学弟,2005年,邓锋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向兆易创新投资5万美元。几年后,兆易创新进入融资阶段,北极光也希望参投。

“当时想投兆易创新的基金很多,竞争激烈,我和一明学弟说如果让北极光投,我就把过去天使投资的收益全部捐给清华。一明听到这话,马上同意让北极光投。”

电话里,CFO告诉邓锋,曾经投资的5万美元如今已增值220倍,价值1000多万美元。

2017年10月13日,邓锋向清华大学捐赠1100万美元。

一个多月后,10月13日,邓锋将套现的1100万美元悉数捐给清华大学。

“邓锋学长对清华情深意重,堪称我辈楷模。”当日,朱一明在朋友圈写道:“邓锋把对兆易的天使投资股票捐给清华,实现对我的承诺,也是清华人互助的成绩,也是清华校友故事的传奇。”

以兆易创新一路上扬的走势,“如果再多持一个月,这笔钱将变成2200万美元。”但邓锋更看重这件事本身,“在清华形成(捐赠)气氛。”

他喜欢类似这种“很好玩的故事”。

另一家同样有着“清华血统”的公司由三个清华学弟创立,请邓锋当顾问。邓锋提出条件,要在合同里写明,他本人所持股份将来捐给清华。“它现在还是小公司,但未来能不能值多少亿?它是有这个前景的。”邓锋说,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尝试。

于很多清华校友而言,邓锋是“大神一样的存在”。早在2003年,邓锋即向清华大学捐赠1000万元,是首位向清华捐款单笔达千万元的年轻校友。在当时,也是文革后清华大学校友对母校最大一笔捐赠。2007年,他又向清华大学捐赠1000万元。2011年,清华百年校庆,邓锋再次捐赠3000万元,用于母校的建设。

回馈母校是邓锋的初衷,但他做的远远不只捐款。

邓锋曾把创业公司卖出42亿美元高价,在硅谷创造了中国青年海外创业神话,回国后创办风险投资公司,又获最具影响力投资机构和中国顶级投资人称号。他从企业家和投资人的角度,把商业思维引进公益,单纯捐款已无法提起他的兴趣,他希望用自己的资源和能力,为未来世界培育领袖精英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2017年11月刊封面

回馈清华

2001年12月12日,邓锋和两位清华校友在硅谷创办的公司NetScreen上市,是美国股市在“9·11”事件后第一家上市的公司。几个星期后,邓锋收到USC(南加州大学)校长发来的祝贺信。10年前,他曾在这所顶尖研究型大学学习,获得计算机工程专业硕士学位。

“我在USC上学时除了我的硕士指导老师以外其他老师都不认识。”邓锋很意外。几天后,南加州大学工程学院院长来访,“说能不能约你吃个饭,就跟我聊,介绍学校发展。”邓锋回忆,“过段时间(学校方面)又送来一张球票,再过几个月,又说,我们这儿有个好项目,你是不是能捐点。”

邓锋很认可美国高校的捐赠模式,“它是有系统的。”

2004年,作为世界领先的网络安全设备供应商之一,NetScreen被瞻博网络(Juniper Networks)以42亿美元高价收购,此举被许多人视作华人企业家在硅谷创业所取得的最大成就。次年,邓锋归国,在北京清华科技园科技大厦创办北极光创投基金,一边做投资,一边做非营利事业。两件事都是为了实现他所期望的,“帮助他人成功”。

清华大学是邓锋的出发之地,也是他的归属。他在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完成本科和研究生学习,视其为对自己一生影响最大的学校,他想要回报。“我有资源,在清华我认识的人应该是最多的,朋友也最多,可以一起做事情。”

2003年,邓锋向清华大学捐赠1000万元,做的第一个项目是成立“信息学院人才引进及研究生出国参加学术会议基金”,每年支持100个学生出国参加一流的国际会议,以提高清华学生论文的质量和数量。

这是他曾经碰到过的“难题”。在清华大学读研期间,邓锋曾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写过一篇论文,向某国际会议投稿并获得认可,对方邀请他出国参会。但在当时,学校无法为邓锋提供这趟行程的费用。邓锋深以为憾。

十余年来,这个项目资助了1400多名学生出国,并带给邓锋意外收获。“我没想到的一个好处是,它帮助一些学生进入了学术圈子,在行业里提高了影响力,这一点特别好。”

在每一次的项目总结会上,每个学生代表发言时无一例外都会感谢邓锋给他们提供了机会,让他们开阔了眼界。“基本上都是这些,我就没有听烦过。”邓锋说,“虽然话都一样,但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,你就觉得很开心,而且你看这些学生慢慢成长起来,在各个领域都做得很好。”

有不少人问过他一个问题:为什么要捐给清华?清华那么有钱,为什么不捐给贫困山区?

“我想说清华最缺的就是钱,为什么?清华不缺国家给的钱,但是那些钱怎么花要受限,清华缺的是可以(自由)花的钱。”邓锋解释,“我们可以按照清华大学更宽阔的理念来做,我觉得是缺这个。所以我跟校长建议要重视融资。缺钱,我们就是缺钱。”

“信息学院人才引进及研究生出国参加学术会议基金”还支持信息学院从国外引进优秀师资,在国家配给的工资之外,邓锋补贴一部分教师工资差额,“这些钱都没法从国家的钱里拿,我的钱可以拿来做这些事情。”

让邓锋欣慰的是,自己的捐赠给清华带来示范效应。紫光集团有限公司总裁赵伟国是邓锋的学弟,邓锋在校期间曾做过他的辅导员。知道邓锋给清华捐款1000万之后,赵伟国跟着也捐了3000万。“当时起到一个最好的效果就是我的学生捐得比我多,现在他捐的总数也比我多,这就是一个氛围。”邓锋说。

许颢颖是清华电子系92级学生,在美国时曾在NetScreen工作过,后来参与创立一个新公司,“这个公司的估值曾经到过两百亿美金,做得非常成功,比我那时候还成功。”邓锋回忆,“突然有一天他跟我说邓锋你回美国的时候咱们聊一聊,我以为他要创业呢,我说好,聊一聊,我鼓励你创业,结果一聊就一件事:你告诉我怎么把钱捐给清华。”

邓锋的头衔是一串长长的名单,清华大学基金会理事、南加州大学亚洲工程学院理事会主席、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院理事会理事、沃顿商学院亚洲理事会理事、哈佛研究生院中国顾问委员会委员—跟美国主流社会和中国各阶层均有深度接触,邓锋觉得,除了捐款,自己有能力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。

在国外生活多年,邓锋意识到,中国和美国的差距,最大的原因是教育,归根结底是创新力和领导力的培养,这两种教育在中国都很缺乏。

他开始聚焦于精英教育。

邓锋作为苏世民书院院董,早在2010年便参与了学院筹建,并被聘为学生导师。图为邓锋(中)与苏世民书院常务副院长潘庆中(左)、苏世民书院创始院长李稻葵(右)合影。

未来领导者

潘庆中是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副院长,与邓锋相识多年。在他眼里,邓锋是一个典型的清华理工男,做事认真仔细,有情怀。“一是有清华情结,希望为清华做贡献,二是希望能培养现在的学子为未来做些事情。”

这两个情怀在苏世民书院得到最佳体现。

苏世民书院由清华大学和美国黑石集团主席苏世民合作设立,2013年4月,苏世民宣布以个人名义捐赠1亿美元,在全世界选拔具备领导潜质的青年人才,资助其在清华大学攻读硕士项目,致力于培养“未来世界的领导者”。

邓锋作为苏世民书院院董,早在2010年便参与了学院筹建。潘庆中记得,最早和他一起到苏世民家中商议具体事宜的团队,除了时任清华大学的两位校长,便还有邓锋。

2016年9月10日,苏世民书院举行开学典礼,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出席,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分别发来贺信。

苏世民书院首批学员110人,从一万多名报名者中挑选而来。今年第二批招生,潘庆中到世界多地著名院校面试,“基本上都知道苏世民书院和清华大学。”

潘庆中觉得,这和邓锋对整个项目设计的考虑有很大关系,“他注重中国和国际的交流,(在此基础上)把理念、培养模式、课程设计都做得非常好,是适合国际未来的潮流的。所以我们招生的时候就很好宣传,很容易被大家认可。”

2015年7月6日,在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2015全球青年领导力论坛上,邓锋(左二)与苏世民书院创始院长李稻葵(左一)、免费午餐以及e农计划发起人邓飞(右二)、美丽中国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潘勋卓(右一),围绕“创新创业与全球青年领导力”这一主题进行了交流。

除了为苏世民书院捐赠500万美元,邓锋也在苏世民书院带学生、开讲座,向学生推荐实习和就业机会,“他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情。”潘庆中说。

作为中美教育合作的一部分,苏世民学者项目已多次被列入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成果清单。潘庆中说,苏世民书院让清华的品牌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“校长觉得特别值得。”

同样是对未来领袖的培养,清华大学思源骨干计划,邓锋已经做了十年。

2007年,邓锋和时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商量,“清华作为中国的高等学府,推托不掉培养中国未来各行各业领军人物的责任。未来的领军人物,不光要了解中国,还要了解世界,还要具备领导力和社会责任感。”

二人一拍即合,决定做一个项目。2007年,清华大学思源骨干计划启动,邓锋每年出资70万,资助清华大学学生会主席和团委书记赴青海、贵州、长三角等地区实践考察,了解基本国情;赴美国、印度、芬兰、俄罗斯等国参观考察,了解国际形势。十年来,思源骨干计划学员达600余人。

“他们都是带着课题去的,比如贫困问题,资源保护问题,宗教问题,民族问题,教育问题……去之前每个人都要研究讨论,然后在那里考察调研几个星期到一个月后回来,我们再讨论。”邓锋说,思源骨干计划的成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他希望培养他们对中国国情的深入了解和全球视野,培养其独立的、批判的思想,“我主要强调的就是领导力。”

他强调,这些未来进入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是中国最需要的。

清华大学学生处副处长耿睿如今负责思源骨干计划项目,她每年都向邓锋汇报项目情况,邓锋的很多建议,会用作项目调整。

耿睿记得,早期的思源骨干计划主要是暑期调研,“邓锋学长觉得,这个项目除了培养领导力,还希望能让这些年轻人彼此有更深入的思想上的交流和碰撞。”此后,在暑期调研之外,思源骨干计划慢慢增加了日常培养,支持成员的一些日常调研课题,召开例会,组织沙龙和论坛。

如今这一模式进一步扩大,2016年,团中央成立全国学联主席团领导力培训班,每年集合包括清华、北大在内的40所高校学生会主席参与培训。这个项目,邓锋也参与了资助。

清华大学思源骨干计划邓锋至今已做了十年。他每年出资70万元,资助清华大学学生会主席和团委书记赴国内外了解国情和国际形势。出发之前,每个学生都要研究讨论自己选定的课题,考察回来后讨论继续进行。

从0到1

从一开始,邓锋便早早为自己的捐款制定了原则,“第一,我捐钱不盖楼,到现在为止我没盖过一个楼,我捐的钱全部要花在人身上;第二,所有的项目从设计到管理,我要参与。”

邓锋觉得,做公益并不是看谁捐了多少钱,“这个太简单了。公益的事是你能够充分利用你的资源,把钱用到最好的地方,以最好的效率。”

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始终觉得,邓锋是一个很难遇到的资助人,“他是特别上心的一个人,他不是很简单地给一些钱或者给一些想法,他为药学院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一般的支持者。”

清华大学药学院成立于2015年,其前身是2012年成立的药学系,当时隶属于清华大学医学院。清华大学医学院实行八年制教学,采用3+2+3的培养方案,学生三年本科在清华就读,两年出国学习交流,再回到清华完成三年博士学习。

“两年国外学习费用还是很高的,政府财政支持远远不够,这时候邓锋就挺身而出了。”丁胜说,医学院学生两年留学期间,邓锋参与承担财政拨款之外的一些费用。

让丁胜更为感动的是,邓锋对自己的时间、智慧、资源相当慷慨,“(捐款)对他而言算是比较小的事情,他其实是非常忙的一个人,但他跟清华药学院的交流和跟我的交流可以说是有求必应,他把他手上的资源毫无保留地拿出来,他的一些投资界、企业界,或者从前认识的朋友,凡是对医药感兴趣的,邓锋都介绍给我们,帮助我们建立联系。”

和其他学科不同,药学研究非常看重药物转化,也就是把科研成果转化成能够治病的药物产品,解决实际的疾病。实现药物转化并不简单,它更偏向很实际的工业界技术手段和研发手段,这是学校传统学术实验室一般很少做的事情。

“把科学发现变成药品需要很大投入,在转化阶段有很大的失败风险,政府和学校很少有专门的资金支持,需要有风险投资的机构来支持。做到一定程度,过了风险最高的阶段,成果有一定验证的时候二级市场(药厂)才可能会介入,推动药品上市。”丁胜说。

目前,清华大学药学院正跟美国UCSF(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)商讨合作方案,清华在药物转化及运营方面借鉴UCSF的成功经验,同时促进美国一些好的项目在清华孵化、合作。于清华大学药学院而言,涉及到包括硬件设施、资金、人才等多方面的投入。

邓锋为药学院介绍了北京昌平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,“昌发展愿意为我们提供昌平科技园的场地,也提供一些资金支持,海外引进人才方面也有一些政策支持。这些帮助确实都有实操性,而且很真实。”丁胜说,比起简单进行捐赠,邓锋用心的投入显得重要多了。

邓锋喜欢做从0到1的事情,但他希望从1到100能够有人一起来做。

“我觉得(项目)要做成可持续,不一定都是我捐钱,能不能带动别的人也一起来捐?如果变成可持续,就不是我一个人做了,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钱拿出来干别的事情。”

邓锋在清华做的第一个项目,支持信息学院学生出国参加会议,已经开始引入新的支持者,“从第五年开始,信息学院研究生院出一半的钱,我出一半的钱,第十年开始,所有费用我出三分之一,研究生院出三分之一,从外面找了另外一个人,也出三分之一。”

现在,他开始开拓新的项目,包括作为发起捐赠人的西湖大学、未来科学大奖和美声图书馆。

企业家精神

毛东辉说邓锋是领导型校友,某种程度上,她觉得,在清华校友回馈支持学校教育上,邓锋可能是出力最大的。

毛东辉是清华x-lab(清华大学创意创新创业教育平台-创新创业项目)执行主任,曾任清华大学MBA教育中心常务副主任。在她看来,以前清华更多是定位做管理教育,为企业培养管理人才和领导者,但是在创新创业的教育上很不够。

“一些大学创业大赛往往也是点到为止,让学生写一写商业方案,讲讲创业想法,然后做出评比,奖金一发就结束了,看不到创新的成果出来。”

2013年,x-lab发起清华大学“校长杯”创新挑战赛,最开始设计为公益性教育平台,没有学校和国家的经费,就需要一些校友企业家的支持。毛东辉找到邓锋,邓锋拿出了200万作为启动资金。

“第一届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办好,当时请邓锋来当评委,站站台,他很乐意就来了,很认真地给学生团队做指导,告诉他们该如何思考自己项目的市场化商业化问题。”自此,每一届比赛邓锋都来当评委。

现在,这个项目设置了同期培训,教学生如何分析市场、准备商业计划方案,告诉学生投资人会如何判断项目、怎么开发产品,如何对接投资人。毛东辉说,学生通过培训学习,再运用到项目中去,从一开始就做好融资方案,设计好股权结构,项目少走了很多弯路,规避了很多以后的风险。

四届下来,项目水平一步步提高,“今年150个项目报名参赛,通过培训学习,最后十强的项目方案就很不错了,一些项目已经到了风险投资直接投的水平。”毛东辉说。

毛东辉回忆,x-lab从成立之初,便定位为公益性教育平台,但一些比赛项目和商业市场直接联系,总会遇到很多类似于“你们为什么不去做一个公司?”或者“我们能不能跟你合作,共同成立一个基金来投清华孵化的项目”这样的诱惑,她说,是邓锋对公益的初心和坚持给了自己很大鼓励。

“他在自己多年的投资创业过程中,非常清晰地看到教育培养人的本质,认为培养人是第一位的,所以尽管我们做的是三创(创新、创意、创业),跟投资密不可分,跟商业回报密不可分,但我们能够明确自身的定位和价值所在,坚守自己的信念。”

毛东辉也会邀请邓锋来为学生上课,“他更多强调的是学生企业家精神的建立,和对创业的一些教育,不是说赚很多钱,而是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,还要有长期付出、奋斗的思想准备。”毛东辉说,做三创教育,对商业的认知特别重要,邓锋帮助学生建立企业家精神的认知,而不是只做一些投资回报、商业利益的事情。“邓锋作为杰出校友,回来给学校传递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,带给大家很多思考和理性的判断。”

这些思考和判断,和邓锋的投资理念一脉相承。

2005年,邓锋创立北极光投资公司时,有媒体评价,青年得志的邓锋,在过完开挂般的前半生后,即便投身到刺刀见红的创投圈,也极力保持着克制与体面。

北极光因此被认为是在“最狼性”的时代做了一支“最绅士”的基金。

这不仅体现在,邓锋不刻意追求投资风口,还包括他非常看重被投创业者的道德感。

邓锋的目标是培养世界级的中国企业及具有世界水准的中国企业家,他希望找到那些具有超越财务回报的理想的创业者,在这些具有领袖潜质的人成为领袖的过程中,作为合作伙伴,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。

中科创达是北极光2011年投资的公司,创始人赵鸿飞被邓锋看好,“他具有领袖潜质,撞过墙,不是完全奔着赚钱去做,而且挺有公益心。”

赵鸿飞称邓锋为“贵人”。在赵鸿飞创业的过程中,邓锋给予了很多指导,后来推荐他上湖畔大学。2015年,中科创达成功上市,邓锋建议赵鸿飞和他一起做公益。“我说你拿出100万来,我也不让你拿多。我说做什么,你就跟着我做什么。”

“邓总在社会责任社会道德感方面,毋庸置疑是我们这些后来者仰视的对象。”赵鸿飞后来捐出100万,和邓锋一起支持全国学联主席团领导力培训班。

“这100万对他来说也不是很多钱,我只是想给他一个影响,你要往这个方向去想,去做,今天的100万可能未来就是一个亿、几个亿,现在要开始往这方面想。”邓锋说。

他很高兴已经有很多新的力量加入进来,他希望以这种方式,影响更多的人一起做公益。

王晓武 本文来源:中国慈善家 责任编辑:王晓武_NF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亚美游AMG88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AMG88
+ 加载更多亚美游
×

工作常用Excel技巧,专治各种头疼

热点亚美游

态度原创

美女mg钻石浮华复古版
约会所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亚美游AMG88首页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