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拉善SEE:会长传旗 退步还是回归?

2018-02-05 15:57:34 来源: 中国慈善家(北京)
0
分享到:
T + -

(原标题:阿拉善SEE:会长传旗)

十几年前,刘晓光像胡杨一样屈膝跪在大漠上,同时,也无形中竖起了一面旗。此后,每一任会长都有不同的治理风格,也带来新的发展理念。他们不断遇到问题,产生矛盾分歧,又不断去凝聚共识,让这面旗帜所承载的价值和意义也随之丰富。

对于这家机构来说,人可以换,制度可以修正,文化可以调整,而会长手中交接的这面会旗,是不可变更的坚定传承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本期以超过60P的版面,对阿拉善SEE七任会长做系统报道,以此切入,观察阿拉善SEE这一聚合800位企业家会员的民间公益组织的成长历程,了解企业家对公益本身及民间公益机构治理的思考、动机、逻辑与行为方式。此中折射的,或许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意识的渐醒与觉知,或许是时代与环境的发展与变化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2017年12月刊封面

胡杨与会旗

2017年11月7日,阿拉善SEE新一届治理团队经会员大会选举产生,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接任,任期到2020年底结束,在此期间承担章程规定的机构治理之责。

现任会长与候任会长交接会旗时,大会主持人请出一株象征阿拉善SEE精神的胡杨雕塑,一如往届,由候任会长将一片新叶插上这棵胡杨树,意味着添枝加叶。新树叶代表新理事会和新会长,也会记录他们为阿拉善SEE带来的变化与成长。

胡杨树种较为古老,树龄可达200年。因其习性特异,是一种容易被人寄寓精神意涵的植物。

在中国,胡杨分布于内蒙、新疆、甘肃、青海等地,幼枝叶细如柳,老枝叶圆,俗称“变叶杨”。因其固沙耐旱,生命力强,又有“英雄树”之名。大漠中,常见其形状扭曲盘结古劲奇特,有的形似枯槁,环境适宜则嫩叶新发,民间甚至传说此木千年不死。诗文多以坚韧、顽强、铮铮铁骨等词赞之,古今不绝。

清末光绪年间,御史宋伯鲁力推变法维新,光绪被囚后,宋亦遭革职拿问,后被指控“受业康门,甘为鹰犬,其罪在康有为之下、杨深秀之上”,遭狱囚三年。出狱后,伊犁将军长庚仰慕其名,请其入疆“参与治理机宜”。宋有《胡桐行》一首,或成于此时。诗中所谓“胡桐”,便是胡杨。

诗曰:交柯接叶万灵藏,掀天踔地分低昂。矫如龙蛇多变化,蹲如熊虎踞高岗,嬉如神狐掉九尾,狞如药叉牙爪张……

宋伯鲁借物言志,将胡杨夸张成神树,浪漫描绘其百态千姿。但胡杨的多变,却也并非单纯是植物本愿。大漠戈壁终年风驰沙飞,木生百载,枝干扭曲之状,正是由多变风向塑成;幼枝叶细,是为锁水避风;老枝粗韧,方可耐住风沙以阔叶采摄阳光;甚或自裁枝叶以减消耗,也是为度一时之险。胡杨的目的单纯且坚定,牢牢抓住沙土,生存下去并尽力枝繁叶茂。

阿拉善SEE创立于2004年,至今13年,恰如胡杨,过程中也从未停止变化。内部动力来自于单纯的自身成长需要,外部动力源于动态环境的促动或制约。

刘晓光

十几年前,刘晓光像胡杨一样屈膝跪在大漠上,同时,也无形中竖起了一面旗。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建立前的筹备过程中,这面旗轮廓渐显。章程的形成,让它具备了最初样貌。此后,每一任会长都有不同的治理风格,也带来新的发展理念。他们不断遇到问题,产生矛盾分歧,又不断去凝聚共识,让这面旗帜所承载的价值和意义也随之丰富。

对于这家机构来说,人可以换,制度可以修正,文化可以调整,而会长手中交接的这面会旗,是不可变更的坚定传承。

阿拉善SEE六任会长合影

退步还是回归?

如今回过头去寻找这群发起者们的大漠足迹,可以看到,他们并非望见了远处的灯火才动身,而是在行进中自身逐渐发光的,这一过程自然得如同本能,可以同时用“偶然”和“必然”去归纳总结,但却很难简单地用“预期”“计划”去描述。

比如,阿拉善SEE筹备成立时,“民主”二字并未率先出现。

学者杨鹏是阿拉善SEE创始人之一,他参与了整个筹备过程,并为协会执笔起草了阿拉善SEE《章程》。在《为公益而共和》一书中,他详细记录了阿拉善SEE的筹备成立和发展。他在书中写道:“民主选举并非会议筹备组预先设计的,而是因为参会企业家的民主意识而改变的。2004年2月14日和3月27日的两次筹备会,都没有提到过‘民主’这个词……”

发起人们是否在阿拉善SEE创立前便对它寄予了“追求民主”的愿望,因为没有体现在历史记忆里,如今已经很难确切知晓。但可以确定,从一开始,他们便怀着朴素的平等意识。

一群企业家汇聚于内蒙古阿拉善盟,希望能在源头解决北方的沙尘暴。大漠苍穹告诉他们,纵然这些“有钱人”把钱一车一车运来,也无力阻挡那里的风沙。他们需要依靠政府与专业环保人的支持,需要影响更多企业家深度参与环保事业。

阿拉善SEE需要会员持续深度参与,引入资源,贡献企业家智慧。公平起见,这些社会地位不相上下的“大佬”们约定了金额统一的会费,每人每年10万元,连续交纳10年,便可成为终身会员。如今看来,在刘晓光与沙漠“偶然”结缘的前提下,企业家们“天然”的平等意识让阿拉善SEE选择民主机制成为“必然”。

杨鹏在《为公益而共和》一书中分析,这些发起人多是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企业领导者,是独立自主的个体,个性极强,不愿受人摆布。他们要在一起共事,更容易选择自由、平等、相互制约的规则。

公众喜欢政治化解读阿拉善SEE,即便阿拉善SEE并不想被如此片面看待。

阿拉善SEE的目的是生态环保,但在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最紧要的任务是形成恰当的治理模式,确保机构良性运转。因此,相较于并不“性感”的环保议题,外界更多将注意力放在了他们的“民主实践”上。

媒体的政治化描述,让阿拉善SEE多了些忧虑。他们就“专注环保”达成共识,提出“与环保无关的事不做”,甚至“避免类政治议题”。但似乎无济于事。

阿拉善SEE会员在行使民主投票权

在阿拉善SEE,很多理事和会员也以“民主治理”为傲。他们并没有手持投票器而沉默不语,在理事会“吵架”之后,他们愿意向媒体谈论阿拉善SEE对民主规则的坚持,以及在此规则实践下产生的成果。于生态环保之外,他们也乐见阿拉善SEE在社会治理层面的探索意义,并习惯以“民主”为标尺,衡量自身的治理结构是否完善,对于不足之处也并不回避。

媒体将阿拉善SEE带给公众,人们对这样一家行为透明、态度温和却坚定的民间组织表示欢迎,希望他们持续对治理模式进行探索,至少,它能让昏昏沉沉而又面目模糊的中国第三部门多一盏灯。

无论愿意与否,无论是否尚显粗糙和稚嫩,民主机制如今已是阿拉善SEE最为鲜明的标签之一——此处甚至可以去掉“之一”。

此次阿拉善SEE会员大会期间,包括历任会长(除已故的刘晓光先生)在内,《中国慈善家》对阿拉善SEE往届和新一届理事会、监事会、章程委员会、秘书处成员及相关会员等20人分别进行了专访。虽然部分被访者仍旧会或多或少地将阿拉善SEE的“民主试验”做延伸,但至少在刚刚产生的第七届理事会和监事会中,我们听到了一些声音,这些声音明确表示不愿再纠缠于治理结构,不再让谈话主题围绕“民主试验”本身,而是异口同声将重点扭回了“专注环保”。

第六届监事长(他亦当选为第七届监事长)周洲希望修正外界对阿拉善SEE的认知偏差,他说阿拉善SEE的目标是环保公益,“吵架文化”和所谓的“民主”只是外在表现,根本不是阿拉善SEE的追求。新任副会长董国强说,阿拉善SEE在不断转化,如今,已经逐步转化成一个真正的、更接近于纯粹的环保公益组织。新任会长艾路明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在新一届理事会3年任期内,阿拉善SEE将专注于生态环保,踏踏实实推动各环保项目和相关环保工作的深入。

“专注” “新时期” “平稳”成为三个分量更重的关键词。

现任会长钱晓华(左)与候任会长艾路明交接会旗

传承与接力

在阿拉善SEE,会员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,理事会是会员大会的常设机构及决策机构。其章程有近百条规定,其中提及“会长”一词的有23条,会长权力主要是召集会议、代表协会签署合同文件、向会员大会作工作报告,除此以外,多数条款是对会长权力的限制以及对其责任的明确。但会长也并非只是机构的“吉祥物”,除行使章程规定的权力、履行章程规定的责任外,会长也会将自己的理念、思考、精神文化追求注入机构。

阿拉善SEE7任会长

阿拉善SEE至今产生了7任会长,分别是刘晓光、王石、韩家寰、冯仑任志强、钱晓华、艾路明。他们交接阿拉善SEE会旗,在不同的时期,引导并影响阿拉善SEE向更有利的发展方向调整姿态。

刘晓光牵头创立阿拉善SEE,并奠定了践行企业家精神关注社会的机构精神与文化基础。如今虽已故去,但如那棵胡杨雕塑一样,他已成为阿拉善SEE的精神符号。对于阿拉善SEE来说,刘晓光的热情、感召力与人格魅力仍在为机构的发展提供能量。

第二任会长王石任期内,阿拉善SEE提高了对“专业”和“科学”的重视程度,开始落地生态环保项目,并与国际环保机构建立联结,拓宽了阿拉善SEE的生态环保工作格局。

第三任会长韩家寰来自台湾,在其任期内,阿拉善SEE启动了沙漠节水小米项目,并完成了大部分基础工作。阿拉善SEE也更为务实,以恰当姿态平稳度过了转型期。

第四任会长冯仑在任期内帮阿拉善SEE重新梳理了战略方向,并在制度层面细化、完善各项规定和条款,细化了民主议事规则,也帮阿拉善SEE增强了“公益神圣”的机构文化和仪式感。

第五任会长任志强将阿拉善SEE此前的项目规模化带入市场,形成成熟模式,扩大阿拉善SEE的公众影响力,并在任期内打破阿拉善SEE趋于凝固的精英圈子,迅速扩大会员规模,让机构以更开放的姿态面对社会。

第六任会长钱晓华称自己是阿拉善SEE的第一个“平民会长”,自他担任会长后,阿拉善SEE会长的参与度成为分水岭,他几乎以全职形式,投入了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。

第七任会长艾路明还未正式上任。他是第六届副会长,两年任期内,他投入了80%的时间精力,参与推动了5个新的项目中心成立,并深入到每一个项目中心的环保工作。由他负责的湖北项目中心已发展会员164人。

从新一届治理班子开始,阿拉善SEE将班子任期调整为3年。未来3年,阿拉善SEE将进入新时代。艾路明说他没有新的主张,他的首要责任是握紧手中这面会旗,保护阿拉善SEE,使其“坚定”“平稳”“持续”地向前发展。

王晓武 本文来源:中国慈善家 责任编辑:王晓武_NF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亚美游AMG88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AMG88
+ 加载更多亚美游
×

工作常用Excel技巧,专治各种头疼

热点亚美游

态度原创

美女mg钻石浮华复古版
约会所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亚美游AMG88首页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